疫情點燃了在線教育,新東方、好未來們成了陪襯?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如今這股潮流在以更強勁的力量向教育領域滲入。

  劉曠 原創  ·  2020-02-10 15:02
疫情點燃了在線教育,新東方、好未來們成了陪襯? - 金評媒
作者: 劉曠   

0.jpg

疫情之下,萬徑人蹤滅,百業凋敝。

但在線教育和在線辦公卻成為了新的“剛需”,顯得活力四射,尤其是在線教育。

由于在2019年12月份的絕大部分時間里,疫情未能得到及時的辨別與通報,導致截至2020年1月份,疫情的傳播范圍遠遠高于預期,好在政府反應非常及時。

1月21日,教育部發出通知,要求教育系統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通知要求,各地和學校要強化責任意識,做好春節和寒假期間值班值守,狠抓防控重點環節,非必要不舉辦聚集性活動,切實落實學校傳染病防控各項要求。

通知一出,剛剛發布三季度(自然年)財報的新東方和好未來等多家大型培訓機構,紛紛宣布暫停線下培訓服務,將課程轉移至線上。

同時,一些在線培訓機構開始宣布,為湖北省或者武漢市的用戶提供線上免費課程。

1月27日,教育部正式下發《教育部關于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的通知》,根據相關要求,“停課不停學”成為各地教育行政部門和大中小學的主要防控措施。

同一天,春節前后異常吸睛的新東方,率先開啟了“全國捐課模式”。新東方集團向全國中小學生,免費開放旗下專業在線教育平臺“新東方在線”所有春季班直播課程,第一批將供應一百萬份。

而之后在線教育機構熱情高漲,“捐課”不絕,一時間好像不捐課,都不好意思自稱是搞在線教育培訓的。

僅1月29日一天,就有包括好未來旗下學而思、猿輔導、學大教育等數十家知名在線教育機構宣布,向全國用戶提供免費直播課。

教育機構瞄準機會動作頻頻,同時也引得資本市場熱情高漲、心頭火熱。

新東方“改革”再加速

2月4日,新東方在線(HK:01797)盤中交易漲幅一度高達23.9%,股價飆升至34.3港元。驚呆了一眾投資者,在一片“受不了呀”、“妖孽啊”、“服了”、“這漲幅,暈了”、“瘋了吧”、“在線教育無敵了”的驚呼聲中,投資者們紛紛建倉,當日交易量高達2456萬股。

盡管收盤時股價回落至30.9元,但是這一天新東方在線依然實現了13.6%的大漲。

從這里其實可以看出,新東方的改革,和改革炒作,兩手都在抓,兩手都很硬。至于為什么說新東方在搞改革炒作?

“工作里怪事真多,奇葩圍繞著我,今天必須吐槽一曲釋放自我。只想應付考核,不想踏實干活,出現問題只會互相甩鍋……”

1月24日,新東方舉行內部年會,其中6名員工通過一首《釋放自我》的《沙漠駱駝》改編歌曲,將新東方內部管理、服務意識等存在的問題寫入歌詞,因為歌詞真實大膽,這一吐槽節目迅速在網絡上刷屏。

1月25日,俞敏洪大方承認,并在新浪微博轉發這一視頻。其實在年會開始前,俞敏洪已經對內部管理“亮劍”,并稱“凡是6級及以上的管理者都要整頓一遍”。

從這里起碼可以看出兩點:

其一,俞老師更加放飛自我了;

其二,作為新東方的掌舵者,俞敏洪改革的決心非常大。

話雖如此,2020年開年以來,新東方作出的最大兩個實際動作,可能就只是新東方在線更加劇烈的高管變動,和率先開始的“全國捐課”。

從股市表現來看,新東方近期改革的效果也顯得過于“立竿見影”了一些。

所以這種強勁的股市表現,固然是因為新東方近期在輿論場中非常顯眼,更深層次的原因恐怕還是疫情帶飛了在線教育概念。

好未來攀上歷史巔峰

比勁敵新東方(NYSE:EDU)晚上市4年,2010年同樣登陸紐交所的好未來,2019年在業績和新東方相差仿佛的情況下,市值徹底把新東方甩在了身后。

說明比起管理層動蕩的新東方,近期資本市場更加青睞管理層穩定的好未來一些。

近期的股市表現就是明證,盡管好未來2020財年Q3的Non-GAAP凈利潤同比下滑了60%,導致1月21日財報公布以后,好未來的股價不斷下滑,但是在線教育概念的被炒熱之后,好未來的市場表現反彈非常強勁。

甚至在2月4日最高股價上漲至57.47美元,達到上市以來的最高值。市值達到331.7億美元,比當天新東方系兩家上市公司(新東方和新東方在線)市值加起來都還要高83.8億美元(約585億人民幣)。

好未來股價止住下跌趨勢,轉向上升通道,是在1月27日。受“停課不停學”的影響非常明顯。

不過在之前一天,1月26日,好未來其實就已經做出了一項驚人的舉措——正式啟動“避風港計劃”即在提供直播平臺和技術支持方面,向全國所有教育培訓機構提供免費的直播云線上教學系統地服務,并且開放平臺的合作伙伴可享受不同類型的課程內容、運營陪護等免費支持。

這項舉措表明了好未來對自己線上教學服務的相關儲備非常自信。但這種自信可能更多的是建立在內容的基礎上,而非是技術的基礎上。

因為好未來在科研上發力實際上是比較晚的,而互聯網科技巨頭們都已經開始相繼表示對在線教育非常感興趣。

其中有快手這樣希望與教育機構建立合作關系,提供渠道的;也有阿里釘釘這樣提供解決方案的;更有網易有道、騰訊教育、百度知了這樣既有技術,又做內容平臺的。

這些科技巨頭,切入在線教育賽道的角度各不相同,但肯定都會對傳統在線教育培訓機構形成沖擊。

所以新東方和好未來這些傳統巨頭,雖然短時間內受到資本市場的狂熱追捧,但是長遠來看,他們于在線教育賽道上受到的外部威脅其實非常棘手。

教育培訓機構不過是陪襯

在疫情影響下,在線教育概念大火,在線教育培訓機構股票大受追捧。但是很多人容易忽略一點——教育的主體永遠都是教育部門和學校,教育培訓機構永遠都是補充角色,無論是線下還是線上。

1月29日,教育部有關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不能面對面課堂上課,我們就搭建云課堂,讓孩子們在家也能開展學習?!?/p>

該負責人介紹,教育部正在統籌整合國家、有關地方和學校相關教學資源,提供豐富多樣、可供選擇、覆蓋各地的優質網上教學資源,全力保障教師們在網上教、孩子們在網上學。

據介紹,國家網絡云課堂(www.eduyun.cn)以部編教材及各地使用較多的教材版本為基礎,覆蓋小學一年級至普通高中三年級各年級,以教學周為單位,建立符合教學進度安排的統一課程表,提供網絡點播課程。

學校既可以采用平臺上設計好的模塊化課程教學,也可以利用平臺提供的工具組織本校教師根據網上學習資源清單,結合本校自身特點,形成靈活課程表,推送給學生自主點播學習。平臺還提供了教師與本班級、本校學生在線講課、互動輔導功能。

考慮到部分農村地區和邊遠貧困地區無網絡或網速慢等情況,教育部還將安排中國教育電視臺通過電視頻道播出有關課程和資源,解決這些地區學生在家學習問題。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在線教育相關進展非常順利,一些學校和教育培訓機構提前開學,導致部分中小學生既要完成寒假作業,還要面對新的課業,學習壓力很大,苦不堪言。

注意到這一點,教育部2月4日下發通知,提醒各級教育行政部門、中小學和校外培訓機構,在各地原計劃的正式開學日之前,不要提前開始新學期課程網上教學,可安排一些疫情防護知識、心理健康輔導、寓教于樂等方面的網上學習內容,確保學生度過愉快的假期。

總的來看,在線教育培訓機構在“停課不停學”中,起到的更多是輔助作用,而非主力作用。

而在這個過程中,擁有數字化技術優勢的互聯網巨頭們,反而可能分到技術服務市場的不少份額,尤其是阿里和騰訊。

阿里釘釘和騰訊教育都推出了基于各自數字化技術的在線教育解決方案,并且在疫情期間,迅速在被全國各地的教育部門、學校、培訓機構廣泛采納。

騰訊、網易有道們虎視眈眈

除了技術市場中能吃到嘴的蛋糕,互聯網巨頭們對于更多的教育市場份額覬覦已久。

其中網易有道在疫情中的表現異?;钴S,1月24日,網易有道精品課宣布,即日起向武漢市中小學生免費提供寒假線上課程。

作為第一家向武漢捐課的科技教育巨頭,網易有道的捐課行為,在傳播的過程中,被曲解為向疫區中小學生提供寒假作業,遭到不少來自全國各地中小學生的集體仇視。

拋開這個插曲,在1月29日的全國捐課大潮中,為響應教育部延期開學通知和各地方教委要求加強部署“停課不停學”的工作,讓學生在家也可以完成學習課程,網易有道精品課的免費線上直播課程提供范圍從湖北省再次擴大至全國中小學學生。

網易有道和中小學生杠上,可能會讓很多人心生意外。畢竟在大家的印象里,網易有道更多的是一家提供有道詞典、有道云筆記之類的互聯網應用的網易子公司,更加偏向技術一些。

但不容忽視的一點是,獨立拆分上市之后的網易有道,包含有道精品課等教育內容平臺,根據網易有道2019Q3顯示,其凈收入為3.5億,其中學習型產品和服務凈收入2.3億。網易有道在教育方面有了越來越多的布局,本身也在向這個方向傾斜。

網易有道并非孤例,互聯網巨頭開辟教育板塊并不罕見,比如騰訊同樣很早就在教育板塊,有了不少的布局,于是在近期也收獲頗豐。

截止2月3日,騰訊教育已與全國40余家各級教育局建立聯系。其中,湖北省、江蘇省、河南省、陜西省、山東省等多個省,深圳、重慶、杭州、西安、長沙、珠海、寶雞、安康等多市教育局已經分別發文使用騰訊教育解決方案,覆蓋20個省數千萬師生。

而近幾年不斷收縮力量的百度,也在2019年11月份推出了知了好學,近期也想在這波風口中分一杯羹。

在線教育是技術和內容聚合的產物。

網易、騰訊、百度這些互聯網巨頭的優勢在于技術,想做的是平臺。表面看起來,與新東方、好未來這些擁有優質師資和教學內容的傳統教育培訓機構之間是不存在矛盾的,不僅沒有矛盾反而優勢互補。

從近期騰訊牽手好未來的局面來看,在當前合作也確實是主流,但這樣其樂融融的場面,應該不會延續太久,在即將到來的在線教育慘烈大戰中,雙方的根本分歧會越來越明顯。

分歧關鍵點在于,從本質上講,教育的主角只有施教者(老師)和受教者(學生)兩方,其他參與者都是平臺。在線教育只是教育的在線化,教學觀念、方法、場景可能需要重構,但是關系并無根本變化。在技術、教育資源充分市場化的情況下,新東方、好未來和網易有道們本質上同樣是平臺,他們之間的競爭是無法避免的。

停課不停學浪潮下,新東方、好未來們也許并未準備好

在線教育這東西,其實一點也不新奇,很古老。伴隨著互聯網的誕生,在線教育其實就已經誕生了。

1998年,楊正大博士辭去東大的教職工作,正式開創iTutorGroup這家在線教育公司,這可能就是全球最早的在線教育機構。成立于2003年的好未來,同樣宣稱自己是在線教育模式最早期的探索者之一。新東方在線也成立于2005年,名字說明了一切。

好未來和新東方的在線教育夢,可以說都已經做了十幾年,但是成果寥寥。因為他們口號喊得響,實際行動卻很少。

第二波在線教育熱潮出現在2010年前后,標志性事件是iTutorGroup回國和無憂英語、VIPKID、噠噠英語的相繼成立,正好也是移動互聯網興起的階段。

而第三波熱潮,則是在2018年線下教育規范監管不斷趨嚴的情況下,技術條件又在不斷成熟,互聯網巨頭BAT網易在教育方面不斷加碼,于是傳統教育機構紛紛開始正視起在線教育這一途徑。

2019年之前,新東方和好未來搞在線教育非常佛系,新東方在線不溫不火,名不符實;好未來只是投資了一波噠噠英語。

2019年初,新東方和好未來開始徹底扭轉態度。首先新東方在線登陸港股,然后好未來又給噠噠英語注資一波,并且自己在科研上也不斷加大投入力度,計劃未來三年內在5000名研發人員的基礎上再擴充一倍,科技研發資金從10億左右兩年內上漲到數十億,并且成立教育行業首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但一頓猛操作下來,2020財年Q3(截至2019年11月30日)在線課程收入在好未來的總營收占比依然只有18%,新東方也差不離。

收入占比還是其次,在線教育的兩大關鍵——技術和內容的市場化都非常充分,而技術根基的建設門檻又更難一些,要命的是新東方和好未來的技術儲備,在互聯網巨頭面前根本不夠看。

在這樣的情況下,疫情之下新東方和好未來看起來出盡風頭,如烈火烹油,實際上未來前途其實比較晦暗。

所以冷靜下來思考一下,就會發現“停課不停學”這波在線教育風潮的爆發時機,對新東方和好未來來說并不適宜。如果按正常情況發展,在線教育的普及速度慢一些,新東方和好未來的技術儲備會厚實很多,他們就有可能掌握更多的主動權。

結語:

疫情之下,在線教育的市場化普及將會催化加速,盤踞教育行業巨頭寶座十數年的新東方和好未來,從表面看會因此不同程度的受益。

但這場巨變的最終受益者,卻很可能不是這些傳統的教育機構巨頭,互聯網新勢力們正在憑借自身優勢,以不同的方法和途徑對傳統教育巨頭形成沖擊。

對于新東方在線,騰訊持有12%的股份,是其除新東方集團之外的第二大股東,而好未來也在慢慢向互聯網巨頭們進一步靠攏。

新東方和好未來,在自身技術基礎薄弱的情況下,不得不尋求與互聯網巨頭們之間加強合作,但這種合作其實就是溫水煮青蛙,長期看自身優勢和主動權會不斷被削弱。

數字化、在線化、智能化是社會發展的時代潮流,也在對各行各業的發展面貌進行全面重塑。如今這股潮流在以更強勁的力量向教育領域滲入。

在80、90后的小學課本上,就有著對未來“在家上學”“網絡教育”的各種暢想,但是當在線教育正在加速落實到每一個家庭中,絕沒有人預料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以這種方式。新東方和好未來尤其措手不及。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篮球比分188直播